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酒馆

三碗不过岗

 
 
 
 
 
 
列表加载中...
 
 
 
 
 
 
 

浙江省 杭州市 处女座

 发消息  写留言

 
虔诚伪信徒
 
近期心愿STAY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2015年12月08日

2015-12-8 16:45:38 阅读66 评论0 82015/12 Dec8

感觉像是在兵荒马乱之中草草结束了在这里的第一个学期。

也好像只有在每月初交房租的时候会对时间突然有深刻的认识。

最惭愧的是来了这么久还搞不懂这座城市的性格,当被要求描述这里人的性格的时候还是会噎住,然后沉思,然后放空。

我承认会有隔阂。

会有很多时候我是那个筑起城墙想远远观望他们就好的角色,面对很多与假想相违背的情况会下意识地觉得点到为止。

也许错的不是城。

以前可能没法体会的遥远在这里被迫变得熟悉。

楼层越高阳台探出去的视角越远越宽广,你会看不到任何你熟悉的林林总总。

长期的闭塞是在昨天才意识到的,因为和曾经熟悉的人彻谈连自己都发现说话的方式有了明显的转变。

有很多很多的思考被堆积在一个人的空间里就像突然打开拥挤的储藏室各种杂物失去平衡轰然坠落把人淹没。

是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报名的比赛。

然后发现也许是在无知状况下对自己的新的探索。

初赛在休息室候场的时候大家注意到我,从私下里窃窃私语讨论说我看起来不像泰国人,到大方地问我要唱什么歌,我在人群里微笑着听她们聊天,礼貌性地加了他们每个人的脸书,然后手拉手鼓励彼此不要紧张。

最后的我能记得的结局是我在台上发抖。

手在抖,声音也在抖。

陌生的观众的脸在刺眼的灯光下被照得一清二楚,曾经所有的舞台上的瞬间都仿佛被清空,我在一个没有人认识的舞台上明晃晃地怯场,然后不知廉耻地把歌唱完。

连着抖了两场,现在在侥幸地静候决赛。

作者  | 2015-12-8 16:45:38 | 阅读(66)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12日

2015-11-12 18:33:02 阅读29 评论0 122015/11 Nov12

回想起来,最后一次见舅公是在暑假时候的同德医院。十七楼,出电梯右转到尽头再左转的临阳台走廊的二十五号床位。

是在妈妈要上班走不开的时候搭公车来送饭。外婆会提前一天想好菜色,采购好食材,然后早起准备好一切,分开装在小小的保温盒里。

病房里有三张并排排列的病床,舅公是最靠里头的那张。好像不论那天是谁来送饭,舅公一定是满脸的不好意思和小孩子一般的开心,掀开保温盒盖的时候也一定会引来另两张病床的艳羡。他会一样一样地尝,慢慢细细地品鉴以后认真地在家里的微信群里略带夸张地赞许。

我最后去送饭的那次,是在出发去往北京之前的前一天,妈妈和我一同上楼带我去和舅公告别。那时的舅公气色还不算坏,打着点滴和往常一样地笑。妈妈试着鼓励说,明年晨晨就回来了,回来和舅公一起过年。舅公也没说什么,连说了几个好,还说,停车挺难的,你们一天天来真的麻烦你们了,快回去吧。

那时候,妈妈没告诉我,那是不是只是一种安慰。

小时候看到舅公,喜悦是难以言表的。因为他乐于参与我所有幼稚的游戏,是寒暑假回来我们家小住的我的固定玩伴。在游戏里会偷偷放水让我开心,还有那么多新奇的故事。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不再是那个钟情于小把戏和小玩意儿的小孩子,平日里喜欢关在自己房间里听歌看书,有了所谓自己的世界,而舅公再来到家里小住的时候,除了吃饭以及饭后片刻的看电视消遣的时光,好像我就成了那个待在自己房间听他和外婆在客厅里谈话的沉默角色。

关于舅公的性格,我是后来才渐渐了解。让我一点点罗列,多半是那些细碎的标签会最先跑到脑海里。喜欢吃硬糖,

作者  | 2015-11-12 18:33:02 | 阅读(29)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5日

2015-4-25 18:27:49 阅读55 评论0 252015/04 Apr25

似乎是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回家了。

订完车票嘱咐完乐队取消排练之后感觉心里什么安稳了。

突然很想念杭州的地铁。

高中的不怎么有交集的女生。

就是那种泛泛的笑的。

高二时去了英国,现在还在国外。

失联很久突然在微信上联系上,尴尬地不知道怎么说。

问我是否还在杭州。

我说我在上海学泰语。

寒暄,未来,寒暄。始终学不会女生间友好的正确打开方式。

不知道什么时候微信变成我懂得自己越来越难以沟通的地方。

莫名其妙的四百个联系人,真的好难。

努力地用指力练习器矫正着不协调的左手。

想重新拾起很多东西。

当时间一点点归于自己,开始知道什么会重要。

和妈妈的电话是在编了很长的一段博文然后发现看到了很自己的自己然后删了之后。

我说,我看了个电影,然后有很难得的发现,微信上我说不好,我给你打个电话吧。

阳台上,她听出来我的疑虑。

有太多我以为写得清楚的东西,到了嘴边又是另一个样子。

她听我结结巴巴地缠绕着讲完。

就够了。

作者  | 2015-4-25 18:27:49 | 阅读(55)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4日

2015-4-14 19:58:33 阅读29 评论0 142015/04 Apr14

Teddy Bear Rises 循环,终于把拖延很久的自传看完。

没想过回去Miles Davis 那个时代,却是执念地听完了一个专辑。

沉溺或者逃离。

那里有一堆你看不见的灰烬。

蓝色的在蔓延前被切断。

留下残缺的好笑的影像。

伸手抚摸它们,喂养它们。

历历在目。

可以用double bass吉他小号萨克斯键盘鼓来模糊。

兴许加个滤镜就好。

作者  | 2015-4-14 19:58:33 | 阅读(29)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3日

2015-4-13 21:24:16 阅读41 评论0 132015/04 Apr13

在日本的旅店,小柔笑着看他。

然后主题歌响起。

重逢就是个阴谋。

作者  | 2015-4-13 21:24:16 | 阅读(4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