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酒馆

三碗不过岗

 
 
 

日志

 
 

2011年07月14日  

2011-07-14 19:33: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行,就是要不停地走不停地走。不说话地行走。
在夜校上英语课的时候,邻座的女孩这样对我说。她穿着绿色的呢子大衣。说话的时候语气坚决,让我喘不过气。

她去过很多地方。
中学时代是个暴戾的女子,与校园、家庭格格不入。在酒吧遇上一个外地男子,他们之间没有情愫,她却是那样坚信他就是她想要的生活。
他们一起走。
一起在金边的长途大巴上昏睡,一起在孟买的小镇旅馆里住下,一起在清迈的夜市逗留,一起在耶路撒冷看人们虔诚地朝拜。
她说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向何方。他说那你跟着我。她说好。

而现在,我们一道坐在夜校教室的倒数第二排。她挨着我坐。
他们是怎么分开的。我没问。
她只说,她一直独身,在某个河内暴雨的夜晚之后。

放课。
她邀我去路口的酒吧。
我没答应。知道她不会等我答应。强势的女人。

她拉着我的手穿过夜校昏暗的走廊,跑下楼梯,走到街上。
手捏得那么紧,我几乎是想挣脱她。
她停下,看我的眼睛。
松开了,径直走开,步伐象一只被惹怒的野兽。

在酒吧的最深处找到她。蜷在角落里抽烟。
一直看着我。用几近凶狠的眼神。
我从她的眼睛里看见最落寞的颜色。象幽兰的海水,在漆黑的夜里与狂风一道起舞。
我蹲下,靠近她。掐掉了她手里攥着的烟蒂。火星在角落殒灭。
靠近,把她的头拥进怀里。

象什么被暗中开启。她开始抽噎,慢慢地啜泣,最后放声大哭。
酒吧里那么多的鬼佬,转过头看我们,最后觉得不怎么有趣,又转回头去搭讪哪个看起来寂寞的女子。

我打断哭声。
如同我打断她在上课的时候不断地向我诉说那些旅途上的事。
她几乎忘了沿途风景的一切,话语里都是:那天他出门..那天他把我一个人丢在河内的大巴上..我以为再回不去这里..那天他道歉..可第二天他又是这样..周而复始..他说他不再需要我了..他说我就是个累赘..他说..
无疑地,我刚才的举动让她回想他对待她的方式。
她受了伤,我揭开那层疤。而现在,血液无止境流淌。

我向她道歉。但话一出口我便后悔。
她只是那样怔怔地看我。然后不多时发疯般笑起来。
她说我道歉的样子甚至眼神都一模一样。

我擦去她脸上残余的泪水,被她阻断。
她说我不爱她,应该把她丢在那里,然后哪个鬼佬想要靠近她,她就会走,象那次一样,远离这里。
她还说走吧,走之前她会请我最后一杯马提尼,当作诀别前的礼物。
她说我再也不会见到她,她即将远行,她预感到。
眼神里是少有的而又不突兀的轻蔑和挑衅。
我被她激怒。

拉起她的头发。把她推到靠墙的地方。我按住她的头。
她眼神里没有光彩。却还是笑着。
我说你不可能跟任何人走,你已失去行走的能力。
她推开我,疯也似的咆哮,凭什么,凭什么我不能走,我可以和任何人走,象当初一样。
我说不可能,再走一步就是地域,你没地方可以再受伤。这是宿命。他们会给你伤害。象他一样。你不会忘了。
她还在笑,象没听见我的话。
我扇她一个耳光,我说,你没听见么,你不可能再跟任何人走。

一个陌生的夜晚。
在酒吧的相同位置。
我暂时离开她去为自己买一杯马提尼。
回头的时候没看见她。
角落里的鬼佬对我说,看见一个陌生男人对她耳语,然后他拉着她离开。

我知道我注定会失去她。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我仿佛看见她在黑暗里对我摆出庆祝胜利的姿势。
可是我看不见了。
她已离开。她已在路上。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