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酒馆

三碗不过岗

 
 
 

日志

 
 

一个游戏  

2011-08-01 11:0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第一次看着她醉。

 

原先在同一个公司上班,到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她离职。

再后来就没有了联系。

或者说,当初同为同事时就不怎么联系。

早上碰面时打个招呼,中午偶尔一起随着大流去聚餐,晚上下班互道拜拜,连一起加班的时间都甚少。

记忆里,她是一个静默的女子。

我诚然不知她的住处,曾在注视她的时候暗暗揣测过关于她的很多,当时想着,这样一个话少的女孩,她的生活怕是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有一个很好的背景,迫于父母的要求而出来锻炼能力,所以话不多,也没有固定的交流圈子;

另一种是遇上了什么很大的变故,致使性格脱落出这样一个无言的女子。

第一种可能在后来的接触中被我暗自否决了。

她的确话不多,有时甚至还让我感受到一种自闭的倾向,但也绝非盛气凌人之辈。

那么,是什么变故。

 

我不曾对她提起过我的第二种猜想。

我只能说,在这样一个笃定而又给人怜悯之感的女孩面前,向她主动提起她的过往是可耻的,虽然我对此毫不知情。

所以我不问。任由一种我臆想中的天大秘密在她的心里发酵。我用的是女人的直觉。

 

就在那么小小的公司里面,我们也一起共事了很久。

周围的其他人是怎么看她的,我想我也把持不好态度,一直觉得别扭。

坐在我过道对侧的靳,好像是个开朗的女子,我们一直相处地很好,但她每天早上见到她,总是刻意地收住笑容。

这种滋味总是让我很不适,我还差一点对着她们俩喊起来,我很想问靳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对她不尝试着友好一点点。

那一次晚上出去玩的时候,她不在,靳第一次回答我,她说看不惯她,那一副清高的样子。

我说,就这么简单?

她说,你还想怎样。想让我编怎样离奇曲折的狗血故事你才满意。累不累。我只是看不惯她。

我沉默,拿捏不住这些话的分量,不辩真伪。该死的,我为什么要清楚这些。与我无关不是么。

 

靳和她的关系一直僵着,虽然其他人好像都已习惯。

靳每每在办公室里高声聊些什么近来的趣闻,她一走过,靳便收口,我们大家都不问为什么。

她也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开始做些手头的工作。

 

对于这种奇怪的氛围,我不曾问过她的感受。

我是尽力在对她友好,虽然这其实也没什么难处。

我只是对她笑笑,她见我对她笑着,定定地看着我,没有相应的回答,定定看着。

我也习惯了她这样古板的回应,始终保持着我们俩之间安全的距离。

 

有时候我也会冒出些奇怪的想法。

比如,靳和她如果发生了争吵,我要不要劝,怎么劝,站在谁的那一边,她会不会还是那么定定地看着我,直到我退出她们之间。

然而想法一冒出便又缩回去。

我知道,她们永远不可能争吵。因为她不说话。

不说多余的话。对我也是这样。

 

记忆很深的,是那年情人节。

靳高调地吆喝着大家分享晚上的活动安排,好热闹,大家都在。

我是下意识地看了看她。恩,她还是那样,无动于衷,继续着手里的案头。

靳肯定注意到了她。然而她好像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点燃空气里不和谐的导火索,那天很平静地过。

那也是自然的事,为什么我老想着靳会对她做不好的事,她们之间有没有什么恩怨。我也只是猜测。

那天我还是对她笑了,也没什么象征性的寒暄或是对私生活的打听。

我总觉得,她的周身有一层保护膜,生人勿近,熟人也勿近。

但是那天我感到她嘴角有了一丝笑意,算是作为对我笑的回应。

我很高兴。发自内心的。

那天她是最后一个回去。

 

还有就是那天了。

我居然没有意识到她没来,直到老板出来象征性地告知所有人说,恩,安她离职了。

我迅速地扭头,恩,她果真走了,可恶的是空空的办公室,我竟没有半点意识。

靳是怎样的反应,我不记得了。

 

好像所有的静默的人都一样,无论男子还是女子,出现在他人的生命里都很偶然的,当然他们的离开是一样的让人不安。

他们话不多,所以给人的印象深浅不一,很少有人记得与他们一道的准确事件。

留下最深的通常只是大体上的准确的冷淡印象。他们是那么特别。

 

我原以为,她就这样消失在我们所有人的视野。

 

所以于我来说,要分辨眼前这个迷醉的女子是安抑或不是是多么的困难。

安,你找我。

安,怎么喝了这么多。

安,为什么离职。

安,靳怎么了。

安,你是否感觉不适。

安。

 

这一刻,她醉得让人心碎,就像她不说话一样。

我几乎忘掉了一再索要一切问题的答案。

看她像只受伤的动物。我分不清是野兽还是宠物。

 

我似乎没有从她口中得到什么特别有价值的关于她的信息。

但是起码,我知道我的直觉是正确的,第二个假设,没有错。

 

她像一个游戏。

我始终不懂游戏规则,迷迷糊糊地跟着节奏走。

但是有一天我发现,游戏不一定需要规则。

这话好别扭。就像生活,无理取闹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