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酒馆

三碗不过岗

 
 
 

日志

 
 

2011年08月12日  

2011-08-12 15:1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的早上,回了趟三墩。
去接爷爷奶奶,因为要拿很多的行李,借了一辆车,啊,还有个送我们去机场的人。
司机不认识路,他没来过三墩这边,爸爸坐在副驾驶位子上指挥。
上一次来这里的记忆是关于什么已经不记得了,我也突然发现与这里的隔阂,是从一个字开始,现在到这里已不再是“回”,而是“来”。
从落地起,我就没怎么离开过这个地方,幼儿园穿过几个胡同就到,小学就在家马路对面,中学的后门和我家的大门紧挨着,而童年的生活,除了上幼儿园,从幼儿园回来,上小学,从小学回来,上中学,从中学回来,去爷爷奶奶家,去外公外婆家,去叔叔阿姨家,再回来,基本也就不剩什么了。
原本有一段时间总想着逃离那里,特别向往一种天天可以坐公车上下学的生活。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诚心了,现在真的过上了这样的生活,反而也不觉得幸福多少了,人是不安分的动物,永远没有真正满足的那一刻,因为人本身就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怎样的生活才会让自己真正满足。
然后,渐渐被后来的生活俘获,渐渐习惯,也不去想原来的生活环境,原来一起在那里活着的人们,三墩这地方,好像也只有在和同学的笑谈当中被提起了。
直到,这一刻我发现,我又在去三墩的路上。
我想我没有准备好,不清楚太久没来这里会发生些什么,或者说,这里的一切变化都不会被我所认可,尽管我认不认可于事无补,但是心里终归有一种感觉告诉我,我再也回不去原先的脑海中挂念过的地方。
但是,车已经接近了目的地,我诧异地发现,原先要掉头行驶的路口提前了,柏油马路有一半在翻修,中学的门口竟然也立起了电子屏幕,虽然我显然猜不出它的用途。
这里怎么了,一寸一寸的变化我用瞳孔清晰地辨认,一点点在大脑皮层转换成自己的感受,到头来说不出口。
我想虽然我说不出感受,我起码知道了一点,我对这个破地方的感情,远远比和同学调侃时透露的情感还要深。

然后,我们飞到了海南,中途在厦门转机。
现在我坐在酒店大堂外面的露天茶座,回忆昨天的这些事情,我想它远远剩过海南,我在那里留下的,远远比这些天的记忆更让我留恋,尽管,我也不想承认。

真的好矫情,海风吹得。一个破地方,我默默怀念了这么久。
也许有些地方一辈子只能用来怀念,像一些人一样,回不去的就是回不去的。
所以很能理解她的一句话了,她说,故乡,就是永远回不去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