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酒馆

三碗不过岗

 
 
 

日志

 
 

大风吹  

2011-08-19 00:3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风吹,大风吹,爆米花好美。」

安,明早就要动身,我在给你写信,一封长信。
我知道你一直渴望收到信,听你给我描述你想像中邮递员把信塞到你手上然后你急着拆开的样子,是那种小女孩摘到一朵艳丽的花之后想着和同伴炫耀的快乐。我不知道你收到信之后要向谁炫耀,但我也不在乎,当然能让你感到快乐那时在好不过的了,你知道我希望你快乐。
我看到过这样一个场景,是在巴黎的铁塔下面,一个戴着大大的遮阳帽的女孩,伏在小咖啡厅露天的咖啡桌上写信,很长很长的信,写一会儿还会停下来,像在思考些什么,然后想着想着就笑了,接着写下去。我显然猜不到这封信将要寄给谁,但我想着那个人该是有多么幸运呢,收到这样长的信一定很快乐,至少这个女孩笑得那样灿烂。
那之后,我明白了,在世界的某一处角落,你能想到写信,知道写给谁,知道要写些什么,你就会是幸福的。
那么,我现在一定也像那个女孩一样幸福,因为,我知道我在给你写一封长信,而且猜测自己应该知道要给你写些什么。
好吧,也许我是错的,我也并不十分确定我真的要对你说些什么,毕竟,我好像没有给第二个人写过这样的信。
那,我想从昨天看到的那只猫写起。知道么,昨天我一个人走在南京西路上,就在能看到人民公园的那个路口,遇见一只猫。提起猫你应该有感觉了吧,对的,那只猫跟你提过的你构思的小说里的那只简直一模一样,黄毛,瘦骨嶙峋,大眼,走路不疾不徐的。我一直记得那个故事。你说那只猫是人从这个世界走向另一个未知世界的引路者,和它对视三秒,它如若认定你是那个对的人,就会送你去到那里完成你的使命。我记得你当时描述这个故事的样子,是你拿着故事的前奏的小样兴冲冲地跑过来,然后很迫不及待地等我看完告诉你我的想法,你着急的样子简直让我无法专心看你的故事知道么,我嘲笑你说故事挺不错,但分两部分交错着写真的不是个好主意,你却开始一本正经地告诉我那是你在刻意模仿村上的写作方式,那种认真程度让我几乎开始悔恨当初为什么不只敷衍你一下了事。你的猫给我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你写它先在窗台上和又子对视作伏笔,后来又在街上和又子偶遇,随后带着又子回到家,直到最后一齐进入那个未知的世界,如果我还算是个合格的读者我想,我应该没有记错情节。我期待着你把故事写完的,尽管我知道,你不可能再写下去了。扯远了,还回到昨天的那只猫,我照你说的追着它终于对视上了三秒多,但,什么也没发生。我想我才明白猫和你的意思,我真的不是那个人。
还有,还有就是那些书了。你知道的,有一些是来不及看完的,有一些是来不及还的,还有一些是想作礼物买来送你的,都是我欠你的人情,而那些人情现在就堆在我书架最上面最大的那个格子里,就是上次你看见我摆Lisbeth Salander 体恤纪念版小样的那个格子,我希望你有空去看看,或者干脆都搬到你那儿去也行,当然如果你累了,不想再去动手耗费体力了,我依你,只要你能开心。
除了这些,我还真不知有什么是可以再把信写长一些的宝贵信息了,啊哈,对了,猜我今天中午碰见谁了?是清佑。他本来好像没看见我,正要擦肩而过的时候我试着叫住了他。他像是被什么人重击了一拳似的,浑身没什么精神,转身过来的时候就像是...就像是超市里因为放得时间久了变得软塌塌的被贴上买一送一标牌的韭菜,我简直不知道该跟他聊些什么,谢天谢地他先开口,然而他只是用那样可怕的眼神盯着我,那声音真像是从别处飘来的,他把它压得很低,却很清晰,他问我的是有关你病情的事,然后我请他去星巴克喝了一杯,就告诉了他一句话,说你正在恢复,就快痊愈。我以前听说过王子吻醒睡美人的故事,似乎白雪公主也是那样醒过来的,我还一直不信,觉得童话都是骗人的,而今天我发现,连一句话都可以使一个身心疲惫一脸倦容的人重新焕发光彩,看起来活得比谁都要开心,那白雪公主什么的那些凭什么不会发生呢。真的,你该看看他那时候的样子,疯得像个孩子,还一个劲地搓着我的手问,是真的?你说的是真的吧?我没应他,他就一个人笑起来,嘴里嘟囔着什么我就说她不会有事的,他们都骗我来着。安,他像个孩子,你也是,不,你就是个孩子,这一点我希望你清楚,牢记,因为,这样的人不多。
安,不管怎样我要告诉你的是,写到这里我哭了,虽然我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触动到了我,可能是又想到那只猫,也可能,是想到几小时前我们的见面,还有可能,我什么都不曾想,只是还欠着一些眼泪吧。可是人真的是很没用的,说了自己不会去想的东西还是会在脑海一遍遍反复,说了自己不会相信的东西却还是难逃它的命数,我们的命数。真的,几个小时前我是那么的不相信死亡,可我几乎是被逼的,我不得不说,现在我信了,尽管这比让我死还要难过很多。这几个小时的画面一遍一遍在脑海里滚动播放,就像整个大脑被什么东西买通,整夜整天打歌一样殷勤而不知廉耻地重复。我有预感,这些影像我会一辈子记得,逃脱不了,就像我觉得你会来梦里找我那样地逃脱不了不是么。
或许,眼泪没干是在示意我继续给你写点什么,我也觉得似乎还有什么是我一直想说又没说的,还有很多的故事不曾对你讲过,还有很多的事实没有和你澄清。那我现在很认真地都告诉你,说完,天差不多也就亮了,我也该启程了。
第一,希望你原谅我的一切谎言,不敢说所有的都是为你好,但起码有一半以上是为你说的,就比如,我也知道我不该对清佑撒谎,但我真的不想看到他憔悴的脸上就这么永远地失去光彩,他热切地爱着你,噩耗会终结他爱的可能,也许也会终结生命,要知道,我真的不想再失去一个朋友,不管我们爱的是否是同一个人,不管他去到的是否是和你一样的世界。
第二,告诉你一个故事,故事很短,很悲凉,所以我考虑了很久才决定告诉你,我不想你和我一样伤心,但忍不住要让你知道。故事说的是一个刚失去恋人的男子,在夜里一个人给恋人写信,写着写着,他听见有人对他说什么,仔细听才听清那很缥缈的声音,说着,你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一个人,然后他哭了。故事里的那个男子跟我说,他都不知道那声音的来源,却觉得话是对的,他难逃命数的控制,这是既定的事实。
第三,这是一个事实,我真的做到了,我像跟你许诺过的一样,给你写了封长信,至少在我看来,它在信中算是长的。我把自己归为写信得出的幸福的那一类人当中,我在想,你看到了信是否会和我一样感受得到。
天是差不多亮了,看样子是个好天气,我要走了,没有目的地,只是走了,我把信留在桌上。
安,这是我给你写的第一封长信,收好。

「太阳上山,太阳下山,冰淇淋流泪」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