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酒馆

三碗不过岗

 
 
 

日志

 
 

噩梦  

2011-09-17 23:0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人说,我明白人每天都会做无数个梦,一些记得,一些不记得,但无论记得与否,梦终究是在的。
我说不知从何时开时,我记不得那些美好的梦,唯有黑夜里斑斑驳驳砍伤记忆的东西顽固地逗留在脑海里,噩梦,醒来后都还是记得的。
今晨,做了迄今最坏的噩梦。

今晨之前,有过一个最坏的,我与很多人提起过。
原因有二。一是我记性不好,难得记住些似真似幻的梦境,二是这是我唯一一个断了之后续得起来的梦,梦的起初和中途,有长长的黑夜连接,而黑夜之后,梦回复得完完整整。
是一个被强盗拿着刀追杀的梦。空旷的四野,不止我一个,是一行人来到一处屋舍,下车便有持刀武者从四面逼迫而来,我们逃。清楚地记得,我是跑进了屋舍,听着外头愈行愈近的脚步声,伏在一楼卧室中小木板床的床底,颤颤发抖。
这个梦真真地,却没有结局。抖着抖着,梦醒了,床底的我何去何从,而后是否安好,我一概无从得知。
跟很多人绘声绘色地讲述这一切的时候,觉得这世上,被追杀真的是最痛苦煎熬的事,这会是我前无古梦,后无来梦的噩梦了。

然而今晨,我醒来,瞥一眼表看见是六点,突然的一瞬梦魇和现实开始纠缠起来,一秒后的深思熟虑,发现自己把什么忘了。
猛地一瞬,全然记起,梦境清楚明了。
怔怔地枯坐了五分钟样子,待我把一切梳理完毕,泪水溢满眼眶。

上学路上碰到同班的女生,她笑着问早安,打开话匣问我的住处,说怎么这么早就到学校。我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有多么可怖,是否已吓到她。我是停下来,忽略了她的问题,转而问她,你相信梦会成真么。哦不,你有做过的梦成真的么?我是说和现实发生的一模一样毫无差错的梦。她迟疑了一下说不。然后问我,问这干什么。我说,哦,我刚做了很坏的梦。
整个在学校上课的早上,我再没跟任何人说话。

整个早上,我沉默着,想着我是否该将这样一个梦告诸哪个人,如果是,那这个人又该是谁,我是究竟期望着从他口中得到些什么关于梦的真意,抑或只是寻求一种解脱。
最后这个问题在下午补习地方电梯开门的一刹那有了解答。门外恰是初中死党,一直尚有联络。
我选择了时机,把梦完完本本地讲与她听。
讲完后发现,我不是期望从她的评论中得出些什么梦托给我的寓意,也不是寻求什么安慰,只是,只是想把梦说出来而已,将心划开一个口子,倒出若不及时清理便会腐朽糜烂整个心脏的东西。

跟她讲这个梦的时候,言语已经不清了,很难将意思表述清楚,又或者梦的真实情景我自己也不清楚了。
她给我开脱,说梦便是这样的,早上醒来真真切切自以为一辈子不再忘却的,一天功夫便会折损很多的细节,到后来只言片语,支离破碎,你原以为失去的只是些不足挂齿的细枝末节,不想整一个梦便由些细枝末节拼凑而成,丢掉一半,与丢掉一整个梦相差无几。
我说是。

到现在这个时候,能记得的已是大体的轮廓和很少的细节了。

在这梦里。
我身处校园。
一个细微而脆弱的动作,引发痉挛,我看着离我不到半尺距离的人抽搐着,瞪着铜铃大眼望我,一会儿痉挛既止,我僵立着,恍惚过后一阵猛烈而又急剧的恐怖席卷整个世界,我要逃,飞奔不过半步,那人停止动作,既而对室所里的每一个人报以发疯的大笑。我再受不了,逃出那密闭而幽暗的空间。
短暂的停留。梦延续已是第二天的事。
我到校,得知那人在昨天已过世。

毫无缘故的死亡和因果。我定义这一切为荒谬的过失杀人。
我不断地想,为什么是在校园,为什么我会对这样一个人做这样的动作,为什么是这个人,为什么要在我的梦里死去。
很多很多的疑团,像是上帝抛给我一根警示未来的橄榄枝,而又好像不是。太多的扑朔迷离,把我深深地丢进糜烂的深渊里。

她听完我的讲述,问我今天可曾见到那人。我说当然。她说,安然无恙?我说,安然无恙。她说那样不就好了。
真的,见到此人的时候我还是想像不出自己会作出那样的动作,而对方痉挛的样子,甚至是铜铃般的眼球凸出的情状历历在目,一切图像,都提醒我记着这个梦。

现在我知道,这世上原还有比被追杀可怕一千万倍的事,是亲手杀死别人又不知是缘何而杀,怎样杀的。
除去柯南,这似乎是我一生最接近凶案的时刻,我真真地感觉到,原来在梦里,我可以是这般。

就这样,人生被经历了多一种的可能。
时不时脑海晃过那对铜铃般大的惶错的眼,我仍感到惧怕,却诚然不知该惧怕些什么。
是否,这一刻我的思考,我的惧怕都是错的,就像他们否定形而上学一样,以后的时间里,是否我还会碰上更可怖的梦魇,推翻我今日的一切陈述,我无从得知。
只是,在这一次和下一次的时间区间里,我需要寻找一个点来给我一个理由,解释清楚这一切发生的缘起和终了。
这样的点,寻摸着便是最好,而我想大多是寻不着的罢。
也许就是这样,人惶恐着,期冀着,就这样过了一生。
到时候,墓碑上会否铭刻这样的文字:
「这个女人,一生为一个噩梦活着,梦里,她杀了一个人。」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