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酒馆

三碗不过岗

 
 
 

日志

 
 

2012年09月01日  

2012-09-01 10:55:01|  分类: 我·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抽烟么。

当我看着他的眼睛的时候,突然觉察出一种不知是惋惜还是绝望的神情。不知道它的由来,便任由它播撒在这个闭塞而狭小的空间里。熟练的手势,刚要给自己点一支烟。

干净而修长的手指从我掌上掠过。

喂,还给我。

不。你是不是很焦虑。

他眼中的神情再次激怒了我,脑海中开始浮现一个个瞬间将他击倒的姿势,不知道哪来的奇怪想法,告诉我确信自己能打倒眼前这个清秀却透着一丝刚毅的人。但我没有,为了节省体力顺势靠在了背后的玻璃镜上。左手里握不到烟的感觉让我难受。

我不焦虑,把烟还给我,你知道我不想在一个连呼吸都困难的地方跟别人吵架。

那你还要抽烟。奇怪的语调伴随着他嘴角一丝看起来轻蔑却又温暖的笑意,我突然放弃了跟他打斗的念头,好像预料到自己会输。

好吧,我是有些焦虑。按低了帽子,慢慢地蹲下去,在角落里像一只太久没见天日的猫。但显然,他还是能看得见我。你在这儿上班么。

他也蹲下来,把自己安顿在对角的角落,吐出一个不字。

那你来这里干什么。都快拆了的房子,我只知道五楼还有人在办公。

我来找东西。

找东西。想象力变成我最贫瘠的消遣。想象一个男人可能曾经在这里居住,可能有过伴侣,可能有过争吵,可能有人把戒指愤怒地摘下,可能它被滚落到一个扫把够不着的地方,可能最后他想起来,可能是为了找寻昨日背叛的证据,或是心灵的慰藉,也或许只是单纯地缺了钱。

或者。一个男人曾在这里工作,可能受过冷遇,可能有过不公,可能在与上司理论后愤怒地离职,可能是忘了拿摆在办公桌上的家人的照片。

又或者,一个男人有一个住在这里的朋友,可能是由于工作变动,可能是由于家庭变故,男人搬去另一个城市,他们不联络,可能很久以后他回来,可能是想找回一段感情,可能是想找一个继续欺骗的理由,也可能只是回来看看。

他微笑着打断了我跌宕起伏的编剧。反问我的理由。

我么。我住这儿。

我看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异,又黯淡下去。他笑的时候,眼睛也会笑,看上去很清朗。

我听说这里要拆了,你应该要快些搬走。

不,这里挺好的。本来人就不多,现在看着他们一天天地搬走,就好像我拥有了这里的每一个房间,每一寸阳光,每一尺空气。说着忍不住笑起来,这想法让我快乐。

你应该是知道的吧。这里会在某个夜晚被炸毁,他们用最野蛮的方式,去掉他们不喜欢的房子,然后在上面建新的,而在新房子建起之前,这里会在一晚上的时间里变成一片废墟。他说话不疾不徐,像学校里被老师拉到办公室谈话时那样,只不过,他的声音里少了愠怒,听起来像是真诚的嘲弄。

我把帽子又压低了一点,说,我不知道。来不及想得那么远。就像我不知道这里的电梯会坏一样,从没有人在这里被困住过。

我也不知道。以前来的时候也是好的。他拍掉了手上的灰。不过我猜是太久了吧,很久没修了,现在也不太有人来这里。我们可真是幸运。

我陪着他自嘲地笑。可不是,我十五岁的时候算命,那个人说我死于非命,后来我想过各种各样的可能,坐飞机失事,游泳时溺水,爬楼梯踩空,擦窗户坠楼…从没想过会是在一个小到伸展不了身体的地方窒息,还是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他好像是瞬间收住了那清朗的笑容。停顿良久。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

我以为他是在故作严肃,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是我听过最老套的搭讪方式了,相信我。我以为他的眼睛会在这时跟着我一块儿笑起来,或许会把这个幽暗的小铁盒照得明亮一些,但是他没有,我不知缘故。听着,在出了这电梯之后,你是该找个女孩,随便哪一个,或许就是你第一个碰到的那个,然后跟她搭讪,怎样老套都会管用,然后请她吃饭,然后和她相爱。这电梯能让你后悔好多事情,也能让你有很多的希望,它告诉你该怎么享受生活,该怎么把握自己的人生,好让你在下一次被困住的时候有个念想,知道自己死而无憾。你还没有女朋友吧。

他还是没笑,这让我开始后悔自己是不是触碰到了什么我不该知道的东西。

以前是有过一个喜欢的女孩,她就住在这幢楼里。他没再说下去,缄默着,像思索,又像难过,也许两者都有。

我瞬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这段谈话,很久没有访客的我好像生疏了与人交流的本能,我只记得在自己不确定的时候最适宜收口,言多必失,祸从口出。双手无处摆放,停顿或许更加彰显我的局促,于是我开始无聊地摆弄我的帽子。

这段沉默是有多长,我不记得了。其间我把帽子摘下,对着镜子梳理了下蓬乱的头发,又把帽子戴上,重复了好多遍,而他一直在那里,延续着相同的姿势,思考着些我窥测不到的东西。

他好像是突然开口。你出门从不带包么。

什么。

我说你出门就不带包么。有包的话或许能有手机,这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微弱的信号,那样我们就能活着出去。

哦,我没那个习惯,再说我也没有手机。我一个人,没什么要联系的人,也就用不着手机。

如果我没有看错,他的眉头蹙了一下,焦虑,不置可否。

你知道么,我不想你这样在这里离去。

谢谢,可是我们并不相识。

不,我想我见过你。

哦,可是为什么我不记得了。

这是上帝跟我们玩的一个游戏。

 

昨日傍晚七时,某危楼电梯内一对被困的男女被成功救出。据悉,该楼将于本月末拆除,昨日傍晚已完成最后的疏散工作。有关部门提醒市民注意安全,在楼房拆除之前不要再次进入该楼。

这是今天的报纸,正中央是我和那个男人被救出时的照片。

突然间,我感到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回过神来,放下咖啡夺门而出。

 

昨晚我下定决心再不坐那部倒霉的电梯。

但太过匆忙,太多的片段侵袭大脑。

那一刻我忘记了。

 

门关上的一刻,我感觉到胸口疼痛的加剧。

然后一声巨响。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